首页>>读者无疆 > 正文

清代官府观察庄如阳:牺牲梅龙红水文学

发布时间:2020-08-25 20:48:08

庄如阳,瑞山,陆丰县房官渡东山镇(陆丰市丹溪镇东山村),读诗集,聪明才华横溢,跟随朝廷训练,十年寒窗,认真学习,要求广泛探索,扬帆远航。清康熙,53岁(公元1714年),54岁(公元1715年),联合结为徐滔的学者名单,教导王子、官吏观察政府、官衔由两种产品组成,管理国家公务员选举、荣誉、政令考核。

康熙,57岁,吴旭(公元1718年),庄如阳从北京到家乡,通过海意杨安都梅隆镇(现为海丰县梅龙镇),正好在梅龙犯罪洪水发生时,石游未见,三浪覆盖梅隆,已成为一个热火朝天的国家。应当地官员和乡绅的邀请,庄如阳站起来写祭品,他的书如下:

(上图:海丰县美龙镇)

年月日

哇!

很对不起海邑杨安迪村,梅陇村的灵魂,过去尧有九年水灾,唐有七年旱灾,没听说一旦群力全死,会如此严重。但紫梅陇大地却一直充满着圣洁的恩典,日日夜夜都在享受着幸福。税收已经征收多年了。哀此土,学礼仪,诵诗书者,属皇朝赤子。他们健身又健身,进门又休息。他们都生活在盛世。他们一辈子都不学偷脚底部位的风。他们很少实施杨虎的暴力行为。他们应该得到天空的保佑。要让他们被日月照亮,让他们的子子孙孙一脉相承,永不取而代之。一旦胡伟就这样死了,他们就听不到上天或上天的圣旨了。飓风虎风波开了铁阵,唤来海神浪鼓滔天巨浪,顿时封住了房子,顿时掉进了墙里,家家户户的老少灵魂荡然无存,村中男女精神四散,悠然无声诉说无路,一时不论老少尊卑皆归春室,牛羊鸡狗漂浮在原故乡,那箱衣服漂浮在别处都停了下来,唉!更可惜夫妻俩抱着头说些难说的话,母子俩手拉着手说话却互不搭理1898年5月28日,也就是这一年,龙王竟然对杀人感到愤怒和厌恶。父子之性,不能相助。兄弟恩情最重,扶不起。三六个妇女死时没有丈夫的面。二十九才郎不画妻眉却不画,嫂子无印归冥界,姑姑不打扮转玉楼。尸体浮在水面上,分不清贫富。尸体暴露在郊区。她不分男女老幼。肉填满了一群鱼的肚子。在冰冷的骨头和水底之间,灵魂在海中畅游,在白浪中哭泣。灵魂坠入海中,在白浪中哭泣。孤村一片悲鸣,天高地厚。她没穿毛巾,也没穿鞋。她的头和脚上都是地狱。她没有葛根,也没有衣服。她赤身裸体地跪在玉堂里,双臂露在外面。当她听到那声音时,她的心掉进了骨髓。风雨前,家家醉饱,家家相谈,得父母妻妾之爱,姐妹亲朋之乐,祖母怀抱,公在庭前,农民思积千仓,商人富可敌国,深闺姑娘学精巧刺绣,班上老太太织布机表锦绣,读书人窗前学孔孟,耕者善耕锄。当她看到它的时候,她的眼泪充满了她的胸膛。它要不是把岛拿走了,要不是把风景也拿走了。谁想到过去,谁就快乐。今天,我们彼此分离。我们抛弃了我们的亲人和朋友。没有我们家族的资产和产品的残留物。田野,花园,水池都空空如也。唉!我也认为所有灵魂的怨恨是难以消除的。虽隐匿于阴间之下,但因念不忍舍者,因念不舍者,其祭于先公之墓之失也。让我们在坟墓下逍遥法外,在海里旅行,如果有一个会议,我们齐头并进,或歌或舞,或盘或餐,应不误天下,须笑于酒泉也,至也属郡之谊,邻都之情,痛等千万家,时值变局,一旦被洪波淹没,未必深悔也,但远山海,耻于祭果佳肴,我愿修雷堂香而慰,魂也知,愿同仪,哀之点滴也。

哇,唉!

Volt维数

敬礼!

(贡献:庄泽红,庄公武,校勘:稻草人。)

点击‘阅读原稿’进入[更多精彩的文章]

上一篇: 秦的崛起,看到秦相公这次的秦王,真有政治勇气

下一篇:最后一页